卷_不想填坑

名字叫卷卷
是个假写手
日常挖坑就跑
近期沉迷全职,吃叶月周翔一叶翔
穷到喝风,长期求约稿
微博@卷_陷入低产期
来找我玩呀

十厘米恋人(上)

-找到对象写小甜饼老有劲了,变小梗来一发
-成年形态,按比例缩小
-写了一点点开头,明天补完

————————————

周泽楷今天醒来,发现了一件非常非常恐怖的事情——孙翔不见了。

不在卧室,浴室,厨房,客厅也没有,连那间许久未开的储物间周泽楷也仔仔细细地找过一遍了,别说孙翔的人,就是连根头发丝都没见到。

而手机和钱包也都在卧室里。

手机没带,钱包没带,周泽楷不知道孙翔能去哪,还是起的这么早悄悄走的。

一想到孙翔可能有什么危险,周泽楷开始有些惊慌了。

可能上厕所的时候发现了贼然后被他绑票了,也有可能是出去倒垃圾因为太好看被变态盯住了打晕绑回去,买油条的时候不小心撞到杀人犯被他记恨上了从而杀人这种事情也不是没有可能。

周泽楷脑子一片混乱,越想下去越害怕,他甚至已经能想象出孙翔一个人被关在窄小昏暗的屋子里,四肢都被粗绳子牢牢绑住而动弹不得,只能一边用素质十八连怒骂劫匪,一边又望着门煎熬又无助地等着他去救。

周泽楷只是脑补一下那个场景,便觉得心像是被人狠狠揪着扔进了咸菜罐里,又酸又疼。

焦躁地在原地绕了几圈,思量了一会,周泽楷决定先打个电话告知轮回众人再一起想办法。

踩着兔子拖鞋快步走进卧室里拿手机,手指刚按下江波涛的电话号码时,周泽楷突然愣住了,他被枕头上的小东西吸引了注意力。

小小的一只,比他的拳头还要小一点,蜷着光溜溜的身子缩成一团。

那是什么?

周泽楷不合时宜地想到了在电影里看过的精灵。

他矮下身子将“精灵”的模样看仔细后,不禁大吃一惊,手里握着的手机因为太过惊讶差点掉了下去。

这哪是什么精灵啊,分明是他消失不见了的爱人孙翔!

怎么回事?孙翔这么变成这样了?

周泽楷脑子一片混乱。

孙翔没出事自然是值得开心的,可是现在这模样看上去也好不到哪里。

在周泽楷炽热的目光洗礼下,孙翔睫毛颤了颤,慢慢睁开了双眼,有些迷茫地转头看了看四周,又把视线放到周泽楷身上,眼睛里一片雾蒙蒙的水气,明显是还没清醒过来。

房间里诡异地寂静了几秒,之后从里面传出了孙翔惨绝人寰的尖叫声。

“周泽楷你怎么变得那么大了?!”

其实说是尖叫,音量却和平时说话声音差不多,周泽楷觉得大概是因为身体变小了,连带着声音也小了。

“卧槽我衣服呢?!!!”

孙翔下意识捂住胸口遮掩住没有衣服包着的身体,抬头左看右看,脸色瞬间变得煞白,随即露出了惊恐的神色。

“怎么都变得那么大了?!”

“我疯了!???”

周泽楷精神恍惚了好一会,大脑保持着死机状态呆愣着,最后终于在孙翔的惊叫声里终于回过神冷静了下来。

电话那头江波涛同意了通话,而周泽楷却顾不得再和他说些什么,直接掐掉电话把手机扔到一边。

“孙翔?”他趴在床边,小心翼翼把食指伸过去,控制着力道戳了戳孙翔的脑袋。

即便如此孙翔还是被戳得一晃,重心不稳身体一歪就要往左边倒去。

连忙稳住身形,孙翔的双手撑在身体两边,听见周泽楷叫他抬头应了一声。

“是我。”

致先生

@江雁然

我亲爱的先生,按照格式的话接下来应该是一句您好,但我嫌太过于生疏便擅自去掉了,我想先生大抵是不会怪我的。

若先生看到了这封信,还务必请仔细看下去,看完了不能笑我幼稚,不然哪怕是先生,我也是要打人的。

先生曾经说过,自己的缺点很多,矫情,冷漠,喜新厌旧,可是试问有谁不会产生这些负面情绪呢?这些恶劣的,惹人陷入无边烦恼的性格,不过是生而为人所逃不开的一些小瑕疵。若非要怪谁的话,大概也只能埋怨上帝在创造时的不细心。

我甚至比先生更为严重,所以先生大可不必为这些感到害怕。

我的先生自然是最好最好的,山间清泉是你,林深见鹿是你,烈酒清风都是你,世间所有美好事物皆可冠上“你”的名字。

只怪我文笔拙劣,描述不出先生的一丝一毫。

你太好了,以至于我这么喜欢你。

同时先生又太坏了,坏到我忍不住想亲亲你,坏到我离不开你。

世界上怎么会有先生这么好又这么坏的人?

最后请允许我许一个贪心的愿望,只愿以后每天醒来都能看见先生的睡颜,再送上一个甜蜜的吻,于是拥有着先生,无比美好的一天又开始了。

先生,我喜欢你。

卷卷

悄悄地想问有什么同好群吗
占tag致歉!

【周翔】我做梦的方式似乎有点不太对(1)


-智障恶搞向,ooc
-520太太都在发糖我却只想着搞事

——————————————

孙翔发现自己今天起床的方式有点不对。

这是一个很大的房间,地上铺着一层厚厚的羊毛地毯,落地窗被厚重的窗帘遮去了一大半,只拉开了一个小角,柔和的阳光透过那条缝从外面照进来。

而他正坐在一张床上,床单和被子都是粉色的,被子上面印着可爱的卡通图案,白色的床幔,床头还放着几个可爱的玩偶。

孙翔:……

我是谁我在哪这又是什么奇怪的地方????

孙翔问号.jpg

孙翔无比确定他昨天是在家里的床上睡着的,还是周泽楷抱着他睡的,绝对错不了。

可是现在却在陌生的环境下醒来,孙翔选择认为这是一场梦,等他一觉醒来就消失了的梦。

还没等他躺回去继续睡,门突然被人踹开,一个身影出现在门口,逆着光,孙翔看不清那人的脸,只能看到那双套着白丝的细腿,及膝的蓬蓬裙裙摆和缀着蕾丝蝴蝶结的裙边,以及尺码好像有点大的黑色小皮鞋。

等孙翔眯着眼看清脸,脸上立刻露出了Excuse me的表情,一时没控制住音量叫出来。

“叶修?!!”

这不能怪孙翔反应大,叶修现在这身装扮实在太过惊悚,一身款式繁杂的女仆装,胸前是个大大的白色蝴蝶结,层层叠叠的裙摆被裙撑撑起,头上居然还带着个猫耳发箍。

孙翔不知道叶修原来还有这种癖好!

“哟,孙翔,醒了?”

叶修毫不在意孙翔的失态,挖了挖耳朵,大大方方走了进来,一屁股坐在房间里的懒人沙发上,将手里的东西扔给他。

孙翔连忙接住,手指碰到的是柔软的触感,他低头定睛一看,差点忍不住把东西糊回叶修脸上。

那是一件水手服,白色的上衣,袖口处有几个圆圈,深蓝色的裙子短得有些夸张,孙翔不禁怀疑是不是不该露的全都遮不住,及膝的黑色长袜,而最下面居然放着一条蓝白相间的内裤。

嗯对,女款。

这他妈这梦怎么这么丧病????

有毒吧???

“赶紧换上,总裁叫你呢。”

叶修对孙翔一脸见了鬼的表情早就见怪不怪,只是看那他一副受了大刺激下一刻就要晕过去的模样,忍不住哼笑两声,调笑道,“怎么?害羞了?”

“谁他妈要穿这个啊?!”

孙翔瞬间炸了,把衣服揉成一团用了十足十的力气朝叶修的脸上扔去。

叶修偏开头轻松躲开,衣服直直擦过他脸边,啪叽撞在后面的墙上,滑下去掉到地上。

“这样可不行。”叶修站起来绕到忆后弯腰把衣服捡起来,用力抖了抖把被揉成团的衣服抖开,似是有些可惜地“啧”了一声,“皱了。”

“哥来帮你吧。”

叶修一步步靠近孙翔,一脸和善。

“你干什么?!不要靠近我!放下你手机的裙子!啊啊啊啊啊啊啊!”

“叶修我aoansiqmsjansjwksamjswk”

最后被放开的时候,孙翔一脸的生无可恋,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叶修扒下来换成了那件水手服,尺寸不大不小,刚好合身。

鬼知道为什么叶修的力气会这么大。

孙翔绝望地摊在床上望着天花板。

说好的宅男设定,明明比他还矮了七厘米。

孙翔深深地认知到这个梦的不科学之处。

从床上被揪了起来,孙翔只觉得胯下空荡荡,凉风习习,别扭得要死。

好在在他的强烈拒绝下,叶修没有让他换上那件蓝白内裤,诡异地觉得有点小开心。

夹着腿被叶修赶鸭子般赶出房门,没想到迎面就撞上了大熟人。

江波涛。

看上去应该是管家之类的角色,一身正装,带着单边眼睛,正经得很,和他们两个妖艳贱货完全不一样。

即使看到穿成这样的孙翔,江波涛的脸上的表情也是完全没变,一脸习以为常地说道,“总裁在上面等很久了。”

……所以那个总裁到底是谁?

孙翔问出这个问题后,叶修和江波涛都用一种非常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孙翔:有什么不对吗???

“上楼你就知道了。”江波涛十分冷静地推了推眼镜。

还是得不到答案的孙翔只好告别江波涛和叶修,按着总是不安分向上翻的裙子,就这江波涛给出的消息继续往前走去寻找传说中的总裁。

要是让他知道是谁让他穿裙子,小爷得打死他个傻逼。

孙翔暗暗气得牙痒痒。

上了楼,最后在一间房间外停了下来。

他的拳头已经开始有些痒了。

冷笑着活动了一下手腕,孙翔拧开把手把门推开。

这里看上去像是一间办公室,办公桌后面是一张转椅,正背对着孙翔。

听到声响,椅子缓缓转过来,孙翔拳头已经蠢蠢欲动准备好了。

彻底转过来后,孙翔熟悉得不能熟悉的人坐在上面看着他。

那是周泽楷。

孙翔万万没想到这辣鸡梦是这种神发展,已经挥出去的拳头硬生生停在半路又折回去。开玩笑,他可舍不得打周泽楷。

“周泽楷怎么是你????”

而周泽楷开口第一句话更是把他炸得懵逼。

“……翔儿,怎么这么慢?”

我的老毛病又犯了……_(:з」∠)_
开了个坑就不想填了,药丸

结婚

  -同性可结婚背景
      -小天使 @棉花糖火锅 的点梗,写得有点匆忙,食用愉快哦www

————————
  
  
  细长的十指翻飞,一搭一收,给领带打了个好看的结。顺手整理一下略带凌乱的衣领,月中眠收了手抱胸后退一步,将叶修上下打量了一遍,眼睛满意地弯成好看的月牙儿。
  
  “好了。”
  
  叶修对着镜子照了照,不与评价。
  
  “怎么样?”摇着尾巴等了半响,没等到叶修的夸奖,月中眠还以为他不喜欢,有点挫败,“给你重新系一个?”
  
  “不用,好看。”叶修一下就看出了他的小心思,笑着凑过去亲他,“真贤惠。”
  
  月中眠环上他的脖子主动迎合。
  
  两人都吻的动情,差点又扒了衣服滚到床上去干了个爽,好在叶修理智犹存,在事情变得不可收拾之前及时踩刹车,扶着月中眠的肩膀和他拉开距离,开口声音嘶哑,“待会还要去领证呢。”
  
  月中眠这才想起他们今天起这么早就是为了这档子事,为了能顺利出门,乖乖地收了动作,只是对于叶修那警告般的语气有些无语,白了他一眼,“到底是谁起的头。”
  
  “是我,是我。”
  
  叶修连忙顺着毛撸了几下,被摸得服帖的月中眠这才哼哼唧唧去换衣服。
  
  “对了,要跟爸妈说一下吗?”
  
  叶修把头探进来时,月中眠刚好换好了上衣,他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我妈估计还对我喜欢男人这件事耿耿于怀,她知道了不还跑过来撕了我。”
  
  他面上故作轻松,看似毫不在乎,说到最后声音却忍不住一点点低了下去。
  
  叶修有些后悔提这个,本来不被父母祝福就是月中眠的心结,看他低落的样子,叶修只能揉了揉他的头不知道要安慰些什么。
  
  月中眠回去换好衣服,出来又是那副笑呵呵的模样,倒是看不出刚才还伤心着。
  
  月中眠急着去扯证无心吃饭,应付般地象征性扒了几口饭,丢下碗筷,拉着刚吃完的叶修就往外跑。
   上了车油门一踩直直往目的地驶去。
  
  月中眠开得有些快,叶修坐在副驾驶座上,胆战心惊,实在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为了避免证还没领,人就先出事这种人间惨剧,他和月中眠打着商量。
  
  “开慢一点,别出事了。”
  
  月中眠转过头来看他,嗤笑一声,“怕什么,我都多年老司机了,大不了当一对一起死的痴情夫夫。”
  
  说是如此,车速还是慢了下来。
  
  这算是平安到了民政局,月中眠下了车,看着进进出出的一对对夫妻,总算开始紧张起来,扯着叶修衣袖问这问那。
  
  “我们待会要做什么?你有经验吗?是不是要交换戒指啊?不对不对,领结婚证要什么戒指,啊啊我好紧张啊。”
  
  叶修有些无奈地看着躁动的月中眠,一个个回答他的问题,“不知道,我哪里的经验,你想做我的第二任吗?”
  
  月中眠立刻摇头。
  
  “待会里面肯定会有人引领的,别紧张。”叶修安抚他。
  
  接待他们的是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女人,笑起来很和善,让人一看就心生好感。
  
  月中眠全程懵逼,直到从里面走出来才回过神来。
  
  “发生什么了?我是谁我在哪?”
  
  叶修瞅他那样笑出了声,“我们结婚了,小月月。”
  
   久违的称呼让月中眠更加没有真实感。
  
  “结婚……”他看着结婚证喃喃自语。
  
  “对,结婚了。”叶修道。
  
  “结婚了的话,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法律上的老公了!”月中眠突然兴奋起来,把新出炉的结婚证举起来看,有些得意地宣布,笑得见牙不见眼,整个人都傻里傻气的。
  
  叶修也不和他纠结称呼问题,反正床上见分晓,他看着结婚证故作伤感,“要是你后来发现我没有你想象中那样帅气英勇要退货怎么办?”
  
   他停了下来,后面似乎还想说什么,却还是没有说出口。
  
  本来只是随口一句玩笑话,月中眠却当了真,特别认真地想了想,过会才别别扭扭地开口。
  
  “看你这么可怜没人要,我就勉强不退好了。”
  
   叶修挑挑眉,慢悠悠地说出后面那句话。
  
  “我是不是该说谢谢啊?不过月中眠同志,告诉你一件特别悲伤的事,现在你想退货也没机会了。”
  
   他晃了晃手中的红本本。







  
  end
  
  
  
  
  

【叶月】和学霸谈恋爱的可能性(1)

-我终于也开始写连载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校园au
-ooc我的锅

————————————————

  月中眠刚跑完1000米,抹着汗一屁股坐到树荫下休息,他累得跟条狗似的,不住地喘着粗气,热汗淋漓。
  
  早就跑完买水回来的田七瞧见他,手一扬,将手里的矿泉水往他这边扔。月中眠眼疾手快稳稳的接住,拧开仰头灌了几大口,瓶子里的水位快速降了下来,有一些来不及吞咽的顺着嘴角流下来,划过脖子没入校服领子里。
  
  月中眠不甚在意,随便用手背擦了擦就算完事。
   “你知道不,我们班里要来转学生了。”
  
  田七坐在月中眠旁边,无事可做,便和他扯起了自己听到的消息和八卦。
  
  “我知道。”月中眠隐约记得自己听班里的女孩子们说过这个,他努力地回想着她们说的内容,“好像是叫叶……叶什么来着?”
  
  “叶修。”田七好心补充。
  
  “对就是叶修!”月中眠一拍手,“好像听说他还是个学霸?”
  
  “谁知道呢。”田七无所谓地耸耸肩,调侃道,“只要他不和我们抢妹子,什么都好说。”
  
  “要是人家长得好看也没办法,估计站在哪里就有一群女孩子喜欢他了。”月中眠说到一半就先笑了起来,而后自恋摸摸自己的脸,不要脸地自夸,“不过再帅肯定也帅不过我就是了。”
  
  田七啐了他一口,“要点脸。”
  
  月中眠还没来得及再说些什么,就听见远处有人在叫他和田七的名字,招呼他们过去打球。
  
   田七立刻站了起来,走出几步才发现月中眠没跟上来, 还坐在原地一动不动,没有一点要去的意思。
  
  “你不去啊?”田七问。
  
  月中眠摆摆手,手放在自己大腿上做出一副虚弱的表情,好似真的腿出了什么大问题即将被送去截肢。
  
  “不去不去,一千米跑下来腿都要断了那还有心情打球。”
  
  田七嫌弃他跟女孩子一样弱不禁风,被发怒的月中眠赶走。
  
  “去去去,你才是女孩子!”
  
  田七还想嘴贱几句,但那边催的急,月中眠又赶他走,只好悻悻放弃跑过去。
  
  月中眠一个人坐在树荫下发了会呆后才扶着树干从地上站了起来,双腿已经没有之前刚跑完那么软,虽然走路的时候还是感觉轻飘飘的像是踩在棉花上,没有什么实质感。
  
  月中眠只是感叹跑步害人,却丝毫没有燃起一点好好锻炼身体的心,毕竟对于一个运动白痴外加死宅来说,让他运动,简直就是在折磨他。
  
  他慢悠悠地朝班里走去,走到半路的时候突然被人叫住。
  
  “前面的同学等一下。”
  
  接着就是一阵急促凌乱的脚步声,最后停在他身后,月中眠还能听到他压抑着的轻喘。
  
  “请问校长室在哪里。”
  
  月中眠转过去,看见的是一张陌生的面孔。
  
  叫住他的是一个少年,比他要高一点点,面容清俊,头发有些乱,估计是被风吹的。手里提着一个黑色书包,穿的不是学校的校服,上身是一件白体恤,下身是浅色牛仔裤。现在大概很急,眉头微微锁了起来,总之脸色不怎么好看。
  
  月中眠想不出一个学生要找校长干嘛,但还是给他指了路,“你往前走,一直走,看到路口就向左拐,下一个就向右,然后你会看到一栋楼,校长室在三楼。”
  
  少年的表情有些蒙。
  
  月中眠本着好人做到底的美好品质,想着现在也没事干,比起无聊着,还不如找点事做,便主动提出给他带路。
  
  少年自然是说好。
  
  半路上,月中眠主动和他搭话。
  
  “你找校长有什么事啊?”
  
  “转学。”
  
  原来还是转学生啊,怪不得不穿校服还要找校长。
  
   “转学生呀,高一还是高二?哪个班的?”
  
  “高一四班。”
  
  月中眠听到这个答案有些惊讶,“真巧,我就是高一四班的,这回算是帮到自己人了。”
  
  同一个班级算什么自己人。
  
  少年觉得月中眠的话有点好笑,又觉得自己现在要是笑出来,这人说不定会恼羞成怒或者一脸不解的看着他不懂他在想什么。
  
  这么想着,又听月中眠说话了。
  
  “我叫月中眠,你叫什么名字?交个朋友呗?”
  少年笑了起来,眼睛眯成好看的形状,一字一句,慢慢地说道,“我叫叶修。”
  
  叶修。
  
  刚才还在议论的名字,现在活生生的正主就站在自己身边跟自己聊天。
  
  月中眠不知道该不该感叹缘分真奇妙。
  
  “我听过你的名字。”月中眠说道。
  
  叶修明显来了兴趣,侧头去看月中眠,本性忍不住暴露出来,习惯性的自称再次挂到嘴头,“哥原来已经这么出名了吗?”
  
  月中眠没注意到这些细节,他摇摇头,又点点头,想了一会,才把心里想说出来的话给组织成完整的句子,“我们这种小学校,来一个转学生都会引起注意,更何况——”
  
  他歪头笑了笑,“传言你还是大学霸,所以就……”
  
  叶修闻言露出了“我懂我懂”的表情。
  
  “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大学霸……”
  
  叶修话刚说完,月中眠突然停了下来,他指了指面前的那栋楼房,“就是这了,在三楼,是那间,你自己上去吧,我还要去上课。”
  
  叶修这才发现,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目的地。
  
  月中眠朝他挥手,转身离去,叶修举起手摇了摇,控制着音量,对着他的背影喊道。
  
  “多谢了——!小月月——”
  
  潇洒离去的月中眠听到后面那个称呼差点脚下一滑整个人倒下去,搓了搓手臂上冒起的鸡皮疙瘩,有些羞恼地转过身吼回去,“谁他妈是小月月啊?!”
  
  叶修已经走上楼梯,有没有听见,这个就——不从得知了。
  

  

沈清一向心软。
食指微微用力扣下扳机,子弹自枪口射出,破开空气准确无误打进正在露天泳池里泡澡的男人的脑袋里。
顾北收回枪递给沈清,“好了。”
沈清接过,嗯了一声,圆眼半眯起来,嘴角往上拉,琢出一个温和的笑,“这次又麻烦你了。”
顾北伸手揉乱他的头发,向来紧绷着的脸上难得染上点笑意,抿着的嘴翘了翘,隐隐露出颊边的小酒窝。
沈清不反抗任他动作,顾北凑上去拥着他,低下头轻碰着沈清的鼻尖,贴上他的唇和他交换了一个甜蜜的吻。
沈清闭着眼,踮着脚尖贴近他,左手伸到背后环住他的要,作势将顾北整个抱住。
右手握着的冰冷的枪虚虚抵在顾北后背上,在心脏处停顿了会,半弯着的食指有些僵硬按不下去,嘴唇被那人含住来回舔舐,犹豫了半响终是无力地垂下。
只是手上将他抱得更紧。

没想到我个咸鱼这么快就50粉了,那就来个点梗吧ε-(´∀`; )
目前沉迷的全职,吃的有叶月,周翔,一叶翔
你们点吧,我挑着写×
【占tag致歉】

【叶月】关于奇迹暖暖

-摸鱼
-娱乐向
-设定叶月在一起五年
-给小天使 @消沉:因奈

(1)
月中眠最近迷上了一款少女换装手游。
是的就是奇迹暖暖。
那个传说中审美十分清奇的游戏。
说实话,月中眠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喜欢上这种小姑娘家家玩的东西。但是现在,为了玩暖暖他甚至连副本都不刷了,整天就抱着个手机刷关卡。
玩了一个月玩里面氪了五千多,好在月中眠的收入够高,足够支撑他这么折腾。
最可怕的是连带着审美都被带歪了,每次不穿成个圣诞树就不舒服。
药丸。

(2)
叶修在和包子入侵他们几个刷副本。
月中眠在他旁边,在搭配竞技场的时候有些犹豫是要搭那套蓝色的裙子还是要那套白色的,一直拿不定主意索性去问叶修。
叶修快速地瞥了眼,“那套粉的。”
月中眠:……
叶修这么一说,好像那套粉的也不错。
轻微选择困难症的月中眠陷入了更深的犹豫。
最后在苏沐橙的帮助下终于做了决定,选了一套黑色的。

(3)
自从玩了这个游戏,月中眠的审美就偏到没边,每次帮叶修选衣服,总会搭出一套很一言难尽的衣服。
“这个红袜子,那个灰色上衣,然后还有皮裤,嗯……这次应该是要穿得清纯可爱,不行把皮裤换掉换成那个牛仔短裤,还有还有加件外套,带熊耳朵的那个我就觉得不错,很可爱,鞋子的话这个褐色的凉鞋怎么样?”
叶修把他按在椅子上,给他理了理衣领,试图转移话题,“今晚吃什么?”
“都可以,还有那个那个……”
你可闭嘴吧小祖宗:)
叶修终于知道为什么月中眠每次都能拿到s的评价了。

(4)
月中眠是个名副其实的非酋,脸黑到不行的那种。
十连只有意思意思的一个五星,死活抽不到自己想要的衣服,因为这个他怨念了好久,整天在叶修耳边念叨。
叶修:我帮你抽?
月中眠把手机塞到他手里,表示抽不出好东西你就要用身体来赔偿我受伤的心。
叶修反倒笑了,“你这么说我倒是希望抽不到了。”
手上随意一点,一发入魂。
月中眠目瞪口呆看着屏幕上的小裙子,兴奋地在叶修脸上重重啵了一下,捧着手机连连傻笑。
一会说这个裙子真好看,一会说我老公真欧。
胡言乱语。
叶修只是笑着看他。
第一次觉得这个游戏还是有点用的。

(5)
后来叶修深深觉得自己这个想法是错误的。
某天晚上前戏都做好了,底下月中眠突然用力推开叶修,伸手去拿桌子上的手机,“我的体力!时间快完了!老叶你等等,我就领个体力,一会就好。”
被推开的叶修:……
小兄弟还硬着,爱人却沉迷游戏无心温存,一摸到手机,坐在床头就开始玩。
只是领一下体力????
“老叶不然我们别做了,我有体力顺便过一下这章。”
叶修:……
“月中眠你想得倒是挺美。”
叶修笑眯眯靠过去,抢过他的手机在月中眠愤怒的目光下随手一抛,手机呈抛物线在空中划过非常完美的弧度,啪叽掉在软绵绵的羊毛地毯上。
“???叶修你是不是要吵架我在抽东西你知不知道啊?!”
“我们床上吵。”
叶修把月中眠摁到床上,和他进行深♂度♂交♂流♂
“叶修你大爷!”
……
“啊哈……嗯……轻点……”